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地名知識 >

史前地理——歷史地理的一個組成部分(一)

發布日期:2019-11-04 11:14       瀏覽次數:      來源:未知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  賴瓊
 
        歷史地理學是19世紀誕生的研究人類歷史時期地理環境的演變規律及人地關系的一門獨立的科學。它經過一個多世紀的發展,已擁有自己的學科理論體系,一支專門的研究隊伍和一套自己的研究方法,而且在實際建設中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因它發展的時間較短,特別是在中國,科學的歷史地理學的正式建立是在解放以后,因此,它的理論、方法還有待于進一步發展、深化和完善。下面筆者僅就“史前地理”的有關問題略陳管見。
 
        1、史前地理與歷史地理
 
        目前,在學術界對歷史地理是否劃出一段史前地理存在著分歧,分歧的焦點主要集中在歷史地理研究的上限方面。一種觀點認為,歷史地理學研究的上限應是有文字記載;另一種觀點認為是全新世(距今1萬年左右)或新石器時期;第三種觀點認為是人類的產生。若按第一種觀點,則沒必要也不可能劃出一段史前地理,若按第二、第三種觀點為便于研究則有必要根據歷史學的方法劃出一段史前地理(原始社會地理)。但按后兩種意見劃出的史前地理的上限(即歷史地理的上限)是不一致的。不過,筆者認為,歷史地理學作為一門研究人類整個歷史時期地理環境發展演變規律和人地關系的科學,它應該把人類的誕生作為它的研究上限。西方著名的歷史哲學家維柯認為:“任何科學必須從它所處理的題材開始處開始”[①]。歷史地理學所處理的題材的開始處是原始社會時期(史前時期)的地理環境,也即是歷史地理學研究的上限和源頭,而沒有源頭的歷史地理學則是不完整的。唯物主義史觀也認為,事物的規律性是以其多樣的形式包含在自身的歷史發展過程之中的。這就告訴我們,要揭示這一規律,就必須研究它的整個發展過程,也就是說必須從它的起源處開始研究。我們對歷史地理的研究也應如此,而不能因為有文字記載以前地理環境難以考察,新石器時期以前人們只能利用自然,談不上改造自然而放棄對這一階段歷史地理的研究,甚至在劃分學科研究時間上把它排除在外。而且,辯證法也告訴我們,事物之間是相互作用的,此事物作用于彼事物,彼事物必反作用于此事物。人類自產生以來也和地理環境存在著這種關系,地理環境一方面約束著人類,另一方面又給人類提供了各種生存空間和物質生活資料;與此同時,人類也逐漸適應并改造著地理環境。例如在原始社會時期,地理環境強烈地制約著人類的生存。當時河流、山脈、動植物的分布等等都制約著人類的生存方式和居住區域,如臨近森林、山地的人多以狩獵、采集為生,靠近水澤的則主要以捕撈為生。居住地域也多以自然條件比較好的河谷、臺地為主。但當時人類的這種采集、狩獵及原始的農業及土壤的利用也對地理環境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雖然這種影響比較小,有時甚至不易察覺,但正如我們不能否認世界上規律的存在一樣,不能因為這種影響小,利用程度低而否認這種客觀存在的最初的人地關系,或放棄對它的研究,相反,我們應該把它當作人地關系的源頭去研究、闡釋和說明。
 
        事實上,隨著現代科學技術的進步,隨著古人類學、古脊椎學、古生物學、考古學、歷史學及地理學的發展和年代測定科學手段的創新,歷史地理學的研究已經突破了有文字記載的上限。近幾十年來,人們在對原始人類生存的地理環境的變遷、居住區域、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等方面的研究都取得了較大的進展。而且,越來越多的中外學者已認識到歷史地理學研究的對象應是人類產生后的整個歷史時期的地理環境,即史前地理研究的上限應是歷史地理研究的發端處。美國著名的歷史地理學家拉爾夫·布朗(RalphH.Brown)早在19世紀在《美國歷史地理》中就指出:“所謂歷史地理現象是指以往所有人類文化如何認識環境并組織其地域形態的”[②]。這里的人類文化指的是人類產生以來的全部文化,當然,歷史地理現象也指的是人類產生以來的所有歷史地理現象。英國歷史地理學家加利爾(E.H.Carier)在《英格蘭與威爾斯歷史地理》中反對以有文獻記載作為歷史地理學的上限,他認為:歷史地理學是研究人類社會的地區環境的科學,這種環境早在有文字記載以前幾千年就開始了[③]。日本的歷史地理學家則普遍認為史前地理是歷史地理學研究的重要內容之一。河野通博認為:歷史地理學就是研究人類有史以來為解決與自然之間的矛盾而開展的空間活動的科學,它研究的時代應包括人類產生以來數百萬年間[④]。菊地利夫在《歷史地理學導論》中指出:廣義的歷史地理學包括史前地理學和狹義歷史地理學。小牧實繁等人也認為廣義歷史地理學包括先史地理學和狹義歷史地理學。這里的狹義歷史地理學指的是研究有文字記載以來這一時期的歷史地理學,先史地理學即史前地理學。這些表明他們都承認史前地理是歷史地理的一個組成部分。
 
        在國內,許多歷史地理學家也提出了類似的看法。候仁之先生認為歷史地理學的研究上限應擴展到全新世[⑤],史念海先生認為應擴展到新石器時期[⑥],而不應局限于有文字記載。候甬堅、劉波兩位先生則主張歷史地理學研究的上限應從全新世更早時起,若僅以人對自然發生顯著影響作為界限依據概括不了歷史地理的全部內容[⑦]。黃盛璋、王育民、張步天先生明確指出歷史地理學研究的上限為人類的產生。黃先生曾這樣闡述:“歷史地理學研究的時間屬于歷史科學的范圍,所謂歷史自是指人類歷史而不是地質時期自然界的歷史,……。自人類以來即逐漸開始經濟活動,因而可以有歷史經濟地理現象。至于自然地理現象則是在人類以前早已存在,所以歷史地理學研究的時間上限和下限應和歷史學相同。上限自有人類活動以來,下限則直到今天以前”[⑧]。王先生也稱:“人類對于自然環境的利用和改造,早在原始社會即已開始,以人地關系為主要研究內容的歷史地理學也就不能不追溯到原始社會,并把它作為起點和上限”[⑨]。張先生在所著的《中國歷史地理》中第一次明確指出史前地理即原始社會時期的地理,并把它正式列入該書研究的第一部分。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出,歷史地理學研究的時間范疇應是自人類產生以來的整個歷史時期,它包括史前和有文字記載這兩個階段。雖然對史前期的研究因為沒有可靠的文字記載困難比較大,但我們可以借助考古學、古地理學及其它相關學科進行研究。特別是近幾年史前環境考古工作的展開,無疑會給史前地理的研究產生重要的影響。

手游赚钱 北京赛车规律预测 长沙麻将真人手机版 一分赛车是真的吗 河南快三 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 千炮捕鱼联网版话费 追光娱乐棋牌app 福州麻将规则图解 十一选五中奖 老时时彩 呼和浩特沐足论坛网 欢乐捕鱼人官方最新版 58二手麻将机出售 10分快3怎么投注 十一选五 稳赚 2014日本av女优排行榜